鲸淮

/一只鲸的孤独终会化作岛屿/
+++++++++
/高三产粮不定期/
/萌的cp很多,戳雷点必炸/
/是一条披着鲸鱼皮的沙雕/
/cp是Ayako,她是我世界的珍宝/
/以上❤/

[雪夜]刃 章5

  • 原著:野良神

  • cp:雪夜

  • 以吾为刃,铸汝荣光

=========================

好的来诈尸了

感觉在下这是要搞事的节奏【滑稽

嗯……没考好差点去狗带,但是竹子还没变成阿飘这要多谢小天使们安慰……

虽然私信评论炸了但是竹子好想哭QWQ

超感动的!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心=w=

以上。

=========================

日和明显因为夜斗突然转变的画风而受到了惊吓,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前方夜斗转身前进、雪音随之而后的场景,站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来

“喂,在这里发呆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夜斗的话语惊醒了日和,她见自己在走神的那段时间那两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便连忙小跑着跟上两人

“刚才想什么呢?”夜斗看了一眼已经跑到自己身侧的日和,有些好奇,“走神走了这么久?”

日和轻笑,看了一眼雪音,再看了一眼夜斗,然后漫不经心的回答对方一句“没什么”。

这两人,真是完美的默契。

日和紧跟在雪夜两人后面,思绪不由得又飘到了何方


夜斗在前面带路,而队尾是雪音断后,以保证日和的安全。这几年雪音为了自己能保护夜斗也学了不少作为刃者应当学习的能力和技巧,虽然说还是没有能够达到雪音预期的效果,但至少独自战斗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虽然落日之森的外围算是一处绝妙的美景。但是越往内部走,周围的景色就越残败不堪,直到眼前的绿色完全消失、枯枝败叶随处可见之时,便算是真正到了落日之森的内部,真正的禁地也随之展露

当光明完全消失之时,黑暗便接踵而至

日和原本以为夜斗只是会帮她随便抓一个异兽,毕竟杀异兽简单,活捉异兽可是件难事儿,但她看着前方越来越暗时忍不住开了口:“夜斗,我们这是……”

“捉异兽啊,这不是完成你的委托时顺便帮个忙嘛。”夜斗走在前方,回过头来朝着日和眯起眼笑了笑,露出了那一嘴洁白的牙齿,吐露出地漫不经心的话语让日和有一种想把对方按在地上揍一顿的冲动

但毕竟有求于人家,日和将手关节按得咯吱咯吱响,还是忍着脾气:“我的意思是,只是捉个实验品而已,我们有必要深入禁区吗?万一真遇上了S级异兽,我们可……”

“日和,你说你从那只A级E段的异兽身上看见了属于人类的情感,是吗?”夜斗打断了日和的话,完美避开了日和的问题,日和随后一愣,思索了一会儿,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雪音,你还记得之前抹杀的那只异兽吗?”夜斗没有回头,继续朝前走去

“记得,那是只B级的异兽,估计在B到A段之间。”雪音在前面两人交流之时跟在队尾警惕着四周,突然听见夜斗提出的问题后先是愣了几秒,立即随之做出了回答,语气坚绝而肯定,“绝对不可能是A级,从那只异兽的身上,我并没有感受到等级镇压”

“所以我猜,大概只有A级以上的异兽,才会出现人类的思维和情感。”夜斗的话夹杂着大量的信息,将雪音日和两人炸到大脑一时间有些空白

“……”许久,日和才恢复了自己的语言能力,刚想开口,却发现原来自己早已失言许久,以至于刚说出第一个字时,自己都惊讶于自己变得干涩而嘶哑的声音,“你是说,进化?”

“如果真的向夜斗你这么说的话,那么所有在A级以上的异兽都有了人类——不对,是都有了自己的思维能力,那么……”雪音突然感到了未知的恐惧,他的喉结微微颤动,声音有些发抖,“那么过去在击败异兽大军还抹杀了一百多只S级异兽后以为人类终于平安、于是便勾心斗角你争我斗、最后落得人类势力一分为二的先人们……岂不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是不是笑话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切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夜斗无奈驻足,漫不经心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雪音和日和感受的了气氛的微妙,两人纷纷收敛起各种震惊,殊不知下面夜斗的话语,将两人如至冰窖

“这个世界,不止存在着高天原和黄泉两个势力,还有个势力,更为危险。”夜斗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势力究竟有多大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高天原或者黄泉单独对上就可以轻松打败了,甚至,势力均衡。”

“什……”

“别急,听我说完。还有一个,关于异兽在A级之后会有自己的思维,这并不是我推测出来的。”夜斗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其实早在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只是我不知道的是,异兽究竟到哪一级才会有自己的思维。”

“现在,我全都理清,也全都明白了,同时我也弄清了一些我一直没有弄清楚的疑问,尽管这事实我不并想承认。”

夜斗将双手抄进运动裤口袋,转身继续向落日之森深处走去


一路上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日和是在思考夜斗之前说的话语,毕竟这信息量太大给日和的冲击也太大,她需要给她一点时间缓缓以至于不被淹死在这信息海中。夜斗倒没什么异样的表现,倒是雪音警戒着四周的同时,还时不时瞄一眼夜斗

倘若夜斗转头看向雪音的话,便可以看到他那一双眸子里,浸满了对夜斗的心疼,还有极致的温柔

夜斗也许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述说的时候,时不时还皱一下眉头,虽然表情严肃,但眸子里溢满了厌恶,仿佛这些对他来言是一种堪比噩梦的回忆。如果不是必须要说出来,夜斗大概会把这些深深埋在心底最隐蔽的地方,即使是自己也不愿触及

日和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是因为她早就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理性如她,也没有察觉到夜斗的一样

但这一切都被雪音看在眼里

雪音的年纪的确是比夜斗小,所以他心疼夜斗,那个他最完美的搭档,也是被他藏在心底立誓用一生保护的人——即使对方远比他强大,强大到不需要自己这个骑士。也许雪音在与夜斗相处时会时不时拌几句嘴,吵几次架,但到最后的结局必定是雪音心甘情愿认输,哄自家搭档开心

在雪音眼里,夜斗永远都是那种古怪而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败家搭档,偶尔会严肃了一点但是永远帅不过三秒。但是这次看到夜斗的神情,雪音突然有些恐慌,那不是对夜斗描述的事实感到害怕,而是对自己和夜斗相处这么多年,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夜斗却发现自己知道的只是对方的冰山一角而恐惧

更让雪音无能为力的是,自己明明已经奋力去追赶前方夜斗的背影,却发现自己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远,雪音想去拉住夜斗,却连他的衣角也拽不到

那是有多么的无力和绝望啊


评论(2)
热度(27)
©鲸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