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淮

/一只鲸的孤独终会化作岛屿/
+++++++++
/高三产粮不定期/
/萌的cp很多,戳雷点必炸/
/是一条披着鲸鱼皮的沙雕/
/cp是Ayako,她是我世界的珍宝/
/以上❤/

【静临】枪鸣之时·章8

帝国现任帝王Aldrich,霸道总裁,真帝王气场,完美的政治手段和独到的远见目光让帝国和联邦成为了不分上下的对等势力。

然而没人知道,这个帝王其实本质是个妻奴,虽然那时大家都不知道Aldrich的配偶究竟是谁,但是每次会议后Aldrich都会带着一脸幸福的傻笑看着通讯器上发来的“笨蛋闭嘴”“烦死了”诸如此类的话语,让帝国高层的领导们有一种偶像破灭的感觉。

是的,全帝国上下都是Aldrich的迷妹和迷弟。

好吧,直到末日战役前期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大家才知道了这位夫人的身份,当场都被吓哭了……

别误会,不是和Aldrich看不对眼的Hugh,而是……【书页此处有被涂黑的痕迹,无法看清字】

——Simona·《浅谈历史·旧时代卷·帝国篇》

平和岛静雄没有举报Simona的行为,也没有强行把她压到汤姆先生那里,倒是折原临也,看着平和岛静雄将Simona送回女孩自己的房间时,小小地“切”了一声,以示自己的不满。

“真是的,小静就只会破坏我的计划。”

在两人一同回去时,折原临也看着听到自己的嘟囔后,便一脸警觉的望向自己的平和岛静雄,只是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平和岛静雄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目光从折原临也身上转移到前方,率先一步走在折原临也前面。

一路沉寂。

折原临也不是那种能忍受孤独的人——即使他并没有那种孤独的意识。当两人离第十层还有几层的时候,折原临也终是开了口,打破了目前的沉寂:“这次竟然是小静亲自将我家小黑猫送过来,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平和岛静雄冷哼一声,带着些许的嘲笑的口吻做出应答:“啊……这次事件难道不是出自你的手笔吗,临也?”

“诶?小静为什么每次都这样想呢……这样让我好伤心啊。”

“第十层到了。”平和岛静雄无视了一旁做“西子捧心”状的折原临也,停下了脚步,才转头对上了折原临也的视线,“回去吧。”

折原临也放下手,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几下站在面前的平和岛静雄,就像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一般,而平和岛静雄看着对方的目光和诡异的神情,只觉得背后一阵恶寒,浑身不自在:“喂,死跳蚤,你又想干什么?”

“没……我只是在想,小静刚才一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吧。”折原临也的神情变为嫌弃,平和岛静雄闻言,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伸出手来,在折原临也的额头上狠狠敲上一记——当然这力度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狠”——然后便在对方蹲下去低头呼痛声中冷笑。

“如果不是在向导塔里,我倒是非常乐意为民除害,灭了你这只该死的跳蚤——所以,现在给我安静点,乖乖回你的房间去,免得我克制不住自己揍你一顿。”

话音刚落,折原临也便在下一刻站起身来,同时收回了那一副“你竟然欺负我我好伤心”的表情,带着那一如既往宛如面具般恶意的笑容,一蹦一跳地从平和岛静雄面前路过,顺便在对方捏着手只骨节的“咔哒”声中做了个鬼脸,然后便成功的躲过了对方的拳头并跑到了通道口。

“小静,你想知道为什么你在毕业志愿上填的是联邦,结果却被选入了塔吗?你真的以为……联邦是你想象中的那样自由而美好吗?”

就在平和岛静雄转身离开的时候,折原临也突然说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成功地使他停下了步伐。

“你改的?”平和岛静雄重新转回来,朝着折原临也走去,眼神锐利而具有危险性,但折原临也却毫不畏惧的看着平和岛静雄的眼睛,扬起的那一如既往的笑让平和岛静雄重新攥紧拳头。

“是的哦,小静。”

平和岛静雄的怒气值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峰,他在那一瞬间仿佛又变回了来良军校那段日子的那个“暴君”,他心中那名叫“愤怒”的野兽仿佛将要冲破理智的枷锁,然后将另一个理智的自己全部吞噬。

即使平和岛静雄是多么地憎恶自己的怪力,多么地不愿使用那个属于自己的那份可怕的力量,折原临也却总是能挑拨到自己的那根理智的弦,然后将其扯断。

现在,枷锁逐渐消失,野兽即将重获自由,但折原临也的下一句话,使得枷锁得以重新凝聚。

“小静,塔里的监控可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呢——比如说,再向前一步,你就在监控范围里了。”折原临也毫无惧色地指了指自己的身后,闪着红光的监视器正藏匿在黑暗中冷冷地盯着前方。

平和岛静雄站在折原临也面前。

“若是小静想杀死我一顿的话可是会被塔惩罚的哦……不过小静要是这样我会很满意的,一想到小静那人类面具下怪物的原型被曝露在阳光之下,我真的忍不住开心地想要笑起来啊!”折原临也舔了舔干涩的唇角,摆着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眼中闪烁的尽是对平和岛静雄的厌恶,肆意的笑声就如毒蛇般缠绕在平和岛静雄的脖颈间,仿佛要将对方缠绕窒息,“啊,当然,就算小静要揍我一顿的话,可别忘了我现在的身份可是自闭症患者啊,‘杀死向导和对生病的向导构成攻击行为的哨兵一律接受惩罚’这一规定,小静还记得吗?”

“再向前一步吧,再向前一步把你那人类的伪装在我面前,在众人面前撕开吧!”

平和岛静雄的理智重新回归,可是他感觉得到,他那心中藏着的野兽正在不甘地嘶吼着,带着铺天盖地的怒火撕扯着那道理智的囚牢,枷锁再一次濒临破碎。

折原临也那双红色眸子里的冷意一闪而过,他的嘴一张一合,像是在说着什么,平和岛静雄却什么也听不见,那一刻的影像仿佛和毕业前那天的折原临也的身影重合起来。

平和岛静雄在下一秒意识到了什么,二话没说一拳冲着折原临也那带着面具一般的笑容的脸上砸了过去,却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卸去了力道——那是通道与塔内部的门即将关上的前兆——接着墙面泛起几道流光,一瞬而逝,下一秒,那道无形的墙逐渐变色,折原临也的身影也随之变得逐渐模糊。

通道的门被关上了。

一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除了门上那个被平和岛静雄砸出来的凹槽。如果不是这扇门是由用专门作为安全防护设备的、极其坚固的材质所制成的话,大概早就被自己一拳砸废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折原临也才在那扇门的后面肆无忌惮的挑衅平和岛静雄。

平和岛静雄忽然就想起了毕业前期,折原临也对着自己所说的话。

“无论是再怎么理智的野兽,也改变不了其野兽的本性,就算它再怎么努力地用和善的伪装表现自己,人们却还是会恐惧着他,生怕有一天会被野兽那无法抑制的怒火燃烧殆尽。”

“但是啊,一旦给他们套上枷锁,那么一切就会变得和谐而美好……美好到让我有一种想吐的冲动啊,小静,你明明是怪物,为什么要这么执着的成为人类呢?”

+

【本章无情报】

+

啊今天跑出去和竹子的闺蜜兼同桌浪了一天www

……

文理分班竹子就见不到她了怎么办qwq,没有竹子在她旁边她要是哭了受委屈了谁来安慰她qwq

竹子真的超级担心她qwq

评论(7)
热度(28)
©鲸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