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淮

/一只鲸的孤独终会化作岛屿/
+++++++++
/高三产粮不定期/
/萌的cp很多,戳雷点必炸/
/是一条披着鲸鱼皮的沙雕/
/cp是Ayako,她是我世界的珍宝/
/以上❤/

【静临】枪鸣之时·章6

人类史上有两个应该被铭记,也必须被铭记的噩梦——异兽的出现,与向导的绝望。

异兽出现在旧时代之前,认真按时间轴来算的话,应该是古时代。先有古时代,后又异兽入侵,然后才是哨兵向导的出现标志旧时代的开始。

在旧时代之前,古时代的世界还是一片和平,但那片让生活在旧时代的人们羡慕的和平,却在异兽出现一瞬间化为乌有。异兽只是对那些非人类的、有着无穷力量的怪物的总称,大多都是有着多种普通动物特征的怪物。

据记载,最初世界上并没有异兽,而那些所谓的异兽却是因科学家们的失误所引起的一场毁天灭地的大灾难。

异兽最初被研究出来是为了运用于战争中,但因为研究人员发现其可怕的力量根本无法为人类所操控,所以便下达了全部销毁的指令,而那些废墟残骸被他们分成几部分扔在了世界各地。

但他们却没有料想到的是,那些异兽的生命力出乎意料的顽强,残留液体中的细胞成长为有着高智商的母体,然后由母体自身分裂出无数个不同性征并只听从于母体的子体,随后,母体挣破了玻璃器皿的牢笼,带着满腔的仇恨指挥子体在人类手足无措的情况下宣告了战争的开始。

那是一场无尽悲歌在战场上回响的战役。

——Simona·《浅谈历史·古时代卷·异兽篇》

+

Simona勉强压抑着内心的恐惧,跌跌撞撞地跑向了记忆里那个地图上所标识的第十层通道口,看着眼前显示的密码输入窗口,颤抖着输入了那一串暗地里背上了好几遍的密码,毫不迟疑地按下了确定键。

“密码错误。”

Simona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显示的红字。

怎么可能……明明自己是按照原来的密码输入的啊!

身后,平和岛静雄已经到达第十层,正站在楼梯口向自己走来,Simona见自己无路可逃,眼底闪过一丝决断。

“喂,回去吧……”

平和岛静雄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准备逃脱的向导,只是运气不好,眼看快要离开了却被自己恰好遇上,面对这种情形他只能叹了口气,准备强行将对方带回对方应该待的地方。

然而就在他伸手想要拉Simona时,却被对方从衣袖里抽出来的物品惊得僵在原地。

那是一把匕首。

倒不是平和岛静雄因为害怕或者恐惧而僵在原地,而是因为那把匕首被Simona抵在自己的喉咙,刀刃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泛着银光,像是在向人们炫耀着自己的锋利,仿佛一划便可以划开女孩的脖颈,然后便是汩汩鲜血从伤口流出。

“哦,回去,那么我能回哪儿去?回到那个所谓的庇护所吗?”

Simona低声轻笑,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和绝望,那声音在寂静的楼道中被无限放大,她深吸一口气,将满心的恐惧强行压下,目光对上了平和岛静雄的双眼,仿佛是要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来什么似的。

“回去之后会怎么样呢?成为你们哨兵的附庸,成为那只在被你们精心打造的金笼中无忧无虑歌唱的金丝雀,又或者是一个穿着华丽服饰却被你们操纵着的傀儡娃娃?”

“多么荒谬啊,明明说着保护向导、众生平等,却毫不留情地将我们关在高高的塔楼之中,然后让我们在合适的时候与明明不认识的哨兵结合?”

“说什么尊重向导,结果是什么呢?被你们发现的才觉醒的向导会在第一时间被送进塔内,一旦有反抗行为便是注射麻药强行使其昏迷,你们口口声声说的人权、平等和尊重,就是这样体现出来的吗!”

Simona越说越激动,持着匕首的右手的颤抖幅度也越来越大,声音也随着无法压抑的怒火而化为低吼,她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的哽咽声从喉咙深处溢出。

“与其有一个这样不堪入目的未来,倒还不如趁着我还有选择的权利时,让我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啊!”

气氛在一瞬间降至冰点,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见Simona极力掩饰的微弱的抽泣声。

许久。

“啊……怎么说呢。”

平和岛静雄将打火机“咔哒”一声打开,火苗随之窜了出来点燃了香烟——每当他有什么烦心事或者在百般聊赖之时便会抽根烟冷静冷静——Simona看着烟雾弥漫开来,然后顺着被打开的窗户飘了出去。

“我不会像某只死跳蚤一样用什么甜言蜜语的话哄骗他人,也学不会那种谎话连篇的话来欺骗你这个小女孩,说什么‘塔其实只是一个用来保护你们这些弱小的向导’的话我也说不出口,但是我得实话实说。”

“如果我现在选择放你逃离塔,那么第二天,你的尸体就会被兀鹫们抛弃在荒郊野外,最后的结局和你现在就拿着匕首自尽在我面前没什么区别……”

“那也比失去自由的未来好上无数倍!”

“喂喂,那还真是个天真的想法啊。”

身后第十层的通道不知何时被打开,还未等Simona反应过来,一只手从Simona的身后伸向她并抵住了她那持着匕首刺向自己脖颈的手腕,使得刀刃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Simona不知道身后的人究竟掐在何处在使自己的手腕失去了前进的力量,只得死死地握紧匕首不让其掉落下来。

“你的表情早就被我从监视器里看到啦……真是的,和我预料中应该会出现的神情一模一样,无聊死了,明明就是害怕和恐惧死亡嘛,还要摆出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那副虚伪的神色,还真是让人看了就恶心地想吐呢。”

折原临也的话语宛若无数根针一样戳在Simona的心上,女孩的眼圈瞬间红了一片,她顺势转过身来想用手中的匕首刺向折原临也,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动作。

“嘛……虽然我的原则是不打女人,但是对于你这种一心想要自杀的女孩子我也没有权利阻止不是吗?”折原临也带着那一如既往的上挑的尾音轻笑,握着Simona持着匕首的手腕微微收敛起力气。

原本因为那微妙的平衡而僵持在空中的匕首一瞬间刺向了女孩的脖颈,Simona一时没有来及收回力气,刀刃在她的喉咙处上划出了一道血痕,鲜红色的血随着Simona的呼吸起伏而逐渐溢出。

Simona的瞳孔因为紧张而在一瞬间被放大。

+

目前可以公布的情报⑨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

其实本文本来设定是正剧向……只是竹子的文笔偏萌,然后写成了这个鬼样子_(:зゝ∠)_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要是有什么ooc的地方还请大家提出来,竹子什么不怕就是最怕ooc了orz

以及,祝所有的面临考试或者正在考试的考生们有个完美的成绩……

好了不说了,竹子下星期就分科考要复习了……【喂你这个预备理科生还在这里浪什么orz

评论(9)
热度(34)
©鲸淮 | Powered by LOFTER